当前位置:现代诗歌
城市想起(组诗)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 阅读:896次    

《在城市凝望一枚树叶飘落》

 

 

一枚树叶划过一个弧线

回到街面

这是秋天的午后

这是一次壮丽的飞翔

落叶的过程

点燃了我痛苦的激情

 

生活在城市

看到落叶的机会不多

就像我在城市

见到乡下父母的次数减少

 

树叶静静地落在地上

我想起

我的父母亲人就这样飘落后

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就像落叶一样逝去

所以才使我在城市

见到落叶的机会减少

 

城市的树木很少

水泥地遍布的都是楼群

没有树木生长的空间

偶尔的一两株树

也只是风景

它使我想起故乡和亲人

 

亲人离去

乡村离我渐远

他们如一枚落叶

拉远了我和乡村的距离

 

想起父母亲人曾经辛勤的劳动

我的心就感到阵阵伤痛

一片树叶漂落

使我的心被无端地击伤

叶落归根啊

飘泊异乡的我

时时念及我的故土和亲人

 

在这个城市

我迷茫在路口

怎么也找不到回乡的路途

我总是被城市包围

与乡村远离

每看到一次落叶

我的心就会带来一次阵痛

 

《城市里的麻雀》

 

穿过街市

一只麻雀落在道旁的空地

不住地啄食来自乡村的谷物

以及偶尔草间的虫子

 

这只是多年前的记忆

麻雀  这在乡村才能见到的精灵

如今飞进了城市

就像我  从乡村进城一样

肯定不易

 

路边的麻雀吃得正欢

我不忍心惊走

来自乡村和我相同命运的麻雀

 

这是城市

这是少有麻雀的城市

见到麻雀就犹如见到了我的乡村

麻雀  我乡村的亲戚

 

在城市里寻一只麻雀很难

难得就像我在城市

找一个亲戚一样

 

城市里的麻雀

在城市啄食来自乡村的谷物

我这乡村的亲戚

何时能啄尽城市带给我们的忧伤

 

 

《下午540分》

 

下午540

是一天中很正常的时间

我的人生经历了

无数个这一刻

是嬉戏的童年回家的时刻

是黄昏落日放学的归途

是下班走出办公室的惬意

这个时间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这个时间一生中我几乎没有想过

 

在车站

一辆长途卧铺车里

放着大包的行李

客车就要启动

这一刻是下午540

这一天是200658

车厢内一个人透过车窗向我挥手

我想起了这个时间

 

客车启动了

载着一个人伤心地离去

这一刻是下午540

这是一个特别的时间

我一生首次经历

首次经历这一刻的痛苦

 

透过泪眼

我看见车窗内

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随车远去

 

客车启动了

我的心碎了

这一刻是下午540

 

 

《在城市怀念我的乡村》

 

在城市

远离了我的村庄

和村庄里我熟稔的父老乡亲

我熟悉了乡村的土地

和勤劳朴实的农民

他们守望土地

守望乡村

用勤劳和勇敢改变着乡村的面貌

用善良和纯朴创造着乡村的奇迹

村庄里总写满了他们的劳作

 

我怀念村庄

就是怀念我的父老乡亲

怀念土地和农民

 

在城市

没有属于我的土地

没有属于我熟稔的乡亲

城市的居民都是那般傲气

昂首阔步穿行大街

我这一个农民的孩子

没有引起他们的目光

 

在这个城市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我只有一种乡村的泪水

和远离乡村的伤痛

一种疼痛穿越我的心灵

回到我苦恋生长的泥土

会在那里生长茂盛的庄稼

然后让我回到乡村

回到我的村庄

 

《在城市寻找丢失的乡村》

 

的士  皮鞋  酒吧  公汽  街道

在城市 我丢失了乡村

找不到草鞋、布鞋和那条乡村小路

我乡村的记忆日渐模糊

 

在城市我找不到乡村的温暖

方言土语总是灼痛我乡村的心灵

只有熟稔的方言土语

才让我备感亲切和温暖

 

回到乡亲面前

我走味的普通话

已经与乡村格格不入

在城市找不到我的乡村

乡村渐远

记忆成了一种痛

 

城市从乡村成长

乡村诞生了城市

丢失了乡村

在城市生活我总是迷路

 

在城市寻找我的乡村

才能使我的心灵时时得到安慰

我才不会迷失在城市的灯红酒绿中

于是我总是在城市

时时找寻我丢失的乡村

和乡村赋予我的成长

 

远去》

——致WJ

 

这是临近冬日的夜晚

最后一声再见道别了这个夜色

也道别了这个秋天

 

其实春花已经开过

其实夏叶更加烂漫

谁知秋天的果实尚未成熟

冬天就已过早到来

 

春天远了

夏天走了

秋天去了

冬天过早来临了

 

其实春芽很鲜艳

哪知夏花也灿烂

谁知秋叶更静美

惟独冬天最残酷

 

摧残春芽、夏花、秋叶的冬天

它的来临不远不近

不长不短

 

春天发出的新芽

在秋天已变成了落叶

初春绽放的花蕾

夏天已绽放出鲜花

 

远去的心情比秋叶更伤心

怀恋的心情

在远方的高空

 

《丢失的花朵》

 

丢失的花朵深不可测

我错过花期

心事 泪如雨下

夜晚 升起

一种无边的黑暗

 

多年前  时间将我们

带向远方

只有花朵还在以前盛开

 

我在失去花朵的季节迷茫

视线被花朵隔成两个季节

从春到秋

不变的是根

日子在花间流逝

丢失的是伤心

 

没有什么比秋天更无奈

花朵丢失  叶子落尽

无语的是它的黯淡

 

城市和乡村仅仅隔着一纸户口

其实户口只是一种土壤

把乡下的花移到城市

带上乡间的泥土

它就活了

而将城市的花

移到乡下

却因经受不了乡村的苦寒

会过早地凋谢或丢失

 

城市和乡村隔着的已不再是一纸户口

乡下人城里人如今都是居民

乡下人进城却总是会找到自己的土壤

城市人到乡下却会丢失

生根发芽

下辈子也成了城里人

 

丢失的花朵

其实就是丢失的城里人

城市和乡村只是一个丢失的过程

 

《面对民工》

 

面对民工

我顿生一颗悲悯之心

他们的汗水

闪着金光

他们的步履

沉重而忧伤

他们负重的身影

艰难而沧桑

 

帮东家西家搬运

他们讨价还价

因为一分一粒

都是他们的血汗

 

接过钞票

他们细细点数

那种珍视

就像珍视自己的汗水

他们知道这种钱

来之不易

无价的汗水

换来这有价的钱票

他们说

他们有的就是力气和汗水

 

面对民工

他们劳作的背影

逼视着我的目光

眼眶里总闪烁着莫名的泪水

 

他们的精神

才是钢铁压不垮的民工精神

面对民工

我知道了什么叫伟大

 

《在酒店应聘的农民兄弟》

 

我来到朋友开的酒店

去看望他的生意

已是晚上九点

酒店生意正忙

 

正忙着招揽客人的朋友

见我前来

停下手中的活路

招呼我坐下

要与我邀酒三杯

 

一位农民模样的打工仔

前来酒店应聘勤杂工

我看他有气无力的样子

分明没吃晚饭

就连中午饭也不知吃与没吃

 

我做着酒店老板的朋友

简单地应付几句

抛出了最低的工资

目的是想打发他离开

谁知这位民工竟一口答应

也不管工资高低

就连一月三四百元的工资

也二话没说

 

几道菜上来

我和朋友开始饮酒

这时朋友不忘告诉

前来应聘的这位农民兄弟

到这里上班吃饭较晚

一会儿和师傅们一起吃工作餐

 

这位民工答应了

独自坐在一边

我的身后

我和朋友海量喝酒

我无法扭头

看到这位我农民兄弟

饥饿而渴求的目光

 

我多想喊他和我们一起就坐

可我没能

因为朋友是绝对不会答应

让他的雇工和他一起喝酒

我犹如万箭穿心

不知道身后的目光是怎么的饥饿和疼痛

 

我和朋友酒足饭饱

饭菜剩下大半

他招呼这位农民兄弟先来试用

将这盘碗收起

还有其它席桌上的

 

这位民工和我年龄相当

但身材比我魁伟

长相比我英俊

只是衣着比我朴素

 

酒足饭饱的我

离开了朋友的酒店

走进街巷

已是夜深人稀

我不知道这位还在忙碌着的

前来应聘的我的这位农民兄弟

今夜的晚饭

还要等到明天黎明的何时

我只感到我的心一阵阵的灼痛

 

《新年》

 

鞭炮声炸响孩童的欢笑

喜庆掠过悲苦的大街和草原

站在新年的起点上

人生又向前逼近了一步

 

苍老缘于一年又一年啊

这新年欢庆的背后

是一步步跋涉的艰辛

和一岁岁长大的年轮

 

此起彼伏的鞭炮声

响起此起彼伏的欢乐

尚且不知时光的忧伤

逝去的岁月里

光阴荏苒

 

仰望新年

岁月渐远

我总是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

寻找无处不在的忧伤

 

《除   夕》

 

这是大年三十的夜晚

辞旧迎新的除夕时分

四周响起了

此起彼伏的鞭炮声

一浪高过一浪

大有攀比之势

贫富贵贱在鞭炮声中一见分晓

 

我沉浸于书的世界

无屑于放鞭攀比的能力和兴致

倒是手机不断响起的信息声

却让我感激每一位朋友的祝福

持续一个小时的鞭炮声

让时光进入了新的一年

而那些攀比的鞭炮声也烟消声散

我却在除夕夜里守望

守望着这一夜

能给我带来一首怎样的诗篇

 

    

 

《保洁工》

 

新房装修完毕

我请来三位保洁工

他们一处一处

仔仔细细帮我

擦洗墙角与地板

工作认真

一丝不苟

 

一粒灰尘

一丝渍迹

都被他们的双手擦净

他们干活就是在擦洗生活

生活中的尘垢与污渍

都将被他们精细的双手擦去

 

生活中不能说没有尘垢

但在保洁工的劳作中

都会化作干净的空间

其实世上尘垢很多

保洁工很少

如果世上保洁工多了

那么尘垢就会减少

 

整整两天

三位保洁工将我的新房

擦洗得清洁明亮

有了保洁工的存在

就没有了尘垢生长的空间

但不知保洁工走后

我的房间

是否还会生长新的尘垢

一如我的心灵

净化之后

能否永远保持清洁

 

      《在一幅画前怀念故乡》

 

我端坐在一幅画前

怀念故乡

这是一幅中国山水画

画的是汉江情韵

那里是我的故乡

 

崇山峻岭间流淌着一条小溪

远方是绵延起伏的群山

一条汉江就横在眼前

几只渔船泛舟江面

灯火渔家守护着江岸

 

这是一幅水墨画

犹如水墨汉江

那里就栖居着我的故乡

 

多少年前

我在那里诞生和成长

顺江而下

我离开了故乡

却没有离开那条汉江

多少年过去

我移居了一座城市

那条汉江留在了我的身后

但那条汉江的涛声

却永远响彻在我人生的行程

 

远离了汉江

不再看到汉江的身影

再也听不到汉江的涛声

为了勾起我的留恋和回忆

画家朋友为我

画下了这幅汉江情韵

 

端立这幅画前

我的思绪就会飞回到故乡

回到汉江的怀抱

梦中就会看到汉江的身影

听到汉江的涛声

和令我终身难忘的桨声灯影

 

《雨落在城市的郊区》

 

雨落在这个城市的郊区

夜色苍茫

一个人独对着远山

思念着这个拓展的城市

 

在远离闹市的郊区

听不到城市的喧哗

却能独享郊区的宁静

雨落在城市的郊区

洗去了城市工业污染的空气

领略这里的清新

 

远离了闹市

我们身在郊区

但仍没远离城市

没有远离城市的道路和车流

 

身在郊区

是为了亲近乡土

然而怎么也没有走出这座城市

这里只有郊区的雨

才让我找到乡村的感觉

 

记忆是不可磨灭的呀

落在城市郊区的雨

才能时时冲击我

怀乡的记忆和心灵

 

 

 

《冬日》

 

 

时值寒冬

独守屋内

我开始怀想

想念我日渐远去的岁月

和那清贫的时光

 

呼啸的寒风拍打着窗户

取暖器为我趋走严寒

一碗白酒和着辣椒

填充我空空的肠胃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

独自饮酒  让我想起

曾经的时光

艰难的岁月里

即使再苦涩的酒

也让我品味到人生的甘甜

 

那时寒怆的小屋

惟一温暖的就是那杯独酒

望着飘雪的窗外

让我憧憬未来的人生

 

如今冬天很少落雪

我斟满这杯白酒

望着窗外滚滚的车流

只是希望能再有一场雪

落在这并不寒冷的冬天

真正让我再找回从前的感觉

 

  

《小草》

 

又是小草生长的季节

春天来临了

我看见一株株小草

顶破土层冒出了大地

大地上

我仿佛感受到了

它们向上的力量

破土而出

向上生长

 

这是一种无声的力量

总是在冬天孕育

春天释放

无论白昼还是黑夜

黑夜挡不住

暴雨摧不了

它们总是向上

向上

再向上

   

 

《端望毕业证书》

 

正值高考录取时间

坐在电脑前

搜索高考录取信息

那是一个焦急难奈的等候

犹如我的高考

 

焦急等待中

我翻出了自己的毕业证书

华中科技大学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牌子不错

可惜是自修

 

然而这自修

却是经历了人生十年的漫长之路

在工厂、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之中

我刻苦自学取得了这两个

看似并不重要

但却记载着我人生重要足迹的两个文凭

 

我不断关注高考录取

是因为我知道

踏进大学校门的来之不易

 

已过人生的而立之年

那个年代我没能走进大学校门

每每在梦中总是向往大学校园

那培养造就人类的高等学府啊

没能接纳一个受苦受累的乡间孩子

所以我只有通过自学

来收获我的向往和梦想

 

于是 每到省城

我总要到高等学府去看看

去看看我那一直未圆的梦

于是我的一生

总是在通往大学的路上

尽管没有终点

也没有结果

 

             《烈日之下》

 

城市的烈日之下

你成为最闪光的名词

汗水比阳光晶莹

身躯比建筑坚强

肤色比土地深重

 

改革开放30

城市乡村都有你的足迹

你从乡村走来

户籍打上了你深深的烙印

于是便有了农民工的通称

这比姓名重要

比任何一个名字都伟大

 

你们推动了城市日新月异的发展

让一幢幢高楼在城乡林立

水泥建筑物成为了你们种下的庄稼

比土地里的庄稼强壮而旺盛

 

烈日之下

娇气的城里人躲在了屋内享受空调

惧怕烈日的暴晒和沉重的水泥砖块

而你们不怕

你们说

要用身躯吸收掉烈日的高温

要用双手码砌一幢幢高楼

为城里人遮日挡雨

 

改革开放30

烈日的高温没变

你们这些城市的建设者

却建造了一幢又一幢高楼

建设了一个又一个城市

而你们换了一茬又一茬

一浪推过一浪

总是有着涌现不完的建设者

继往开来

不断刷新着城市的新貌

 

                 

《郧城的早晨》

 

行人过早地叫醒了这个黎明

郧城开始一天的沸腾

久未回到郧城的我

放眼窗外

除了水泥钢筋铸就的城市

还有那条远方的汉江

瘦如一根银练

 

水枯了

然而岸上的青草却很旺盛

点缀着这一个江滨之城

 

又是一年一度的秋季了

它使我开始怀恋

在郧城生活的一个个早晨

和那一个个辛苦劳作

艰苦奋斗的农场生活

 

                  

《郊区加油站》

 

加油站屹立在城市的郊区

这是黎明的清晨

人们还在熟睡

路边的指示灯

显示一个加油站

交接班的的士已是一片繁忙

忙碌了一夜的的哥的姐

在这里将车交给白班司机

 

平时的郊区加油站车辆不多

都是一些入城出城的车辆在这里小憩

只有的士交接班这里才最为繁忙

闲时人们忽略了郊区加油站的存在

这里可有可无

只有驾驶员知道

这里是他们备足口粮的地方

无论多远的路程

这里都是起点

郊区加油站为他们备足口粮和水

去奔赴更远的征程

 

                  

《秋  雨》

 

秋雨飘过城市

时光无忧无虑

一场秋雨轮回了季节

蓦然间已从夏到秋

 

我身居城市

忙碌的工作中

忘了四季变换

不知故乡是否落了秋雨

收获的季节里

是否也秋雨绵绵

 

独坐窗前

我不知道这场秋雨

能否带给故乡足够的墒情

喜悦我那乡村的父老乡亲

让他们丰收这个季节

滋润来年的收成

 

               

《独坐窗前》

 

我独坐窗前

看窗外匆匆的车流

默默无语

心事重重

 

已经很久了

我就这样热爱独坐和思索

我不知道我的一首诗

能否唤醒一个世纪

花朵凋谢

心事不翼而飞

 

我屏息静听

车流的声音

是那样匆匆

他们匆忙的脚步和足音

踏碎这世界的静谧

能否唤回我丢失的痛苦和伤心

 

  

               《百二河》

 

   百二河是城市的一道风景

   穿过心脏

   静静流淌

   有多少故事

   一任河水带来又带远

  

   百二河不知起于何年

   还要止于何月

   不变的是河水

   多变的是两岸的风景

  

   多年前的百二河

   自然地流淌

   后来人们将它美化

   修建了河堤水岸

   打造了城市的一道景观

  

  河道变美  河水依然

  生活在城市

  百二河就这样流在我们的身边

  千百年直到永远

 

   

《在夜中》

                             

 

          凌晨一点

          静寂的四周飘出狗吠

          啤酒  榨菜  火腿肠

          稿纸

          喝酒  写诗

          我深夜的诗歌没有读者

                       

          一支烟卷在指间燃完

          一瓶酒从碗中下肚

          独坐寝室

一个人孤独地饮酒  写诗

                            

          四周很静

          只能听到近处的声音

          凌晨一点

          独对稿纸

          我无话可说

 

          掏出钢笔

          诗歌在酒中泛起泡沫

          面对发霉的榨菜

          我不知所措

                              

 

 

《中巴车上》

 

 

这是下班时间

晚上十点

一位女工  身着工作服

手捧《大学语文》

目视前方

心中默诵书中的课文

手掌中透着劳动的茧子

 

我端坐车座

心乱如麻

担心女工的目光灼痛我的脸庞

那手中的书本

正是我早年的写照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著作权声明 | 客户服务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