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现代诗歌
在一个古老的战场上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 阅读:1053次    

在一个古老的战场上(外一首)

            李金福


刚从汽车上下来

这一变得异常安静 
——夕阳下古老的战场让我体验到了 
英雄士拥有的悲壮
我同样愿意带着我的战士回到战场 
我们劳动  我们生活  然后我们开始战争
年,二年,三年…… 
一百年以后,我和我的战士

战死在异地,而我们的故事 
存放在民间
旅 行 
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活着 
我不信,一定还有别的,让我们 
重复在一起,彼此陪着,这样 
依偎,像兄弟一样 
我的脚步慢速的走着,眼前,是开花的战场
远处是镶着金边的浮云,模糊的 
个把陌生的,在反光 
一个杯子里一杯古老的酒
个人一只杯子 
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习惯,磨损了什么,我从不 
想它,双眼看古战场 
看什么都新鲜啊,忘了 
分享,不再像几百年前的时候 
坐在春天刚刚长草的青草地里 
看见一只蝴蝶都要推醒我战争的来临 
这么多年,我第一次 
这样来到这个古老的地方,像一
久经沙场的战将

那个年代的我(外一首)

 

      李金福


在那个年代的我脑袋像地萝卜般大小

身材瘦小  红肿的脚掌落在雪地上

很轻 远远地走在寒冷的乡村

我体内渐渐变重的静寂加深着重量

经过一群孩童的疯笑  又经过一个老妪的抽泣
接着拐入一条黑暗的小道
后来碰见一条狼狗  只是碰见
但狼狗的冰凉还是暂时抚慰了我的伤口

远远地我慢了又慢
我叹息在弯曲的山道上  我静静地走
一朵潮湿的黑云哽在我的头上
它到底要去哪里  去找谁
我能跟到哪里   它还能允许我跟到哪里
现在已经上了野度坡
左面是峡谷  右面是墓地  身后是飘渺的雾

 

   我惊恐地坐起来

 

那是在南方的一个工地里

半夜我们悄无声息地起来

我们抖抖身上的  泥土 灰尘和眼屎落了一地

在工地  我们从怀里掏出锈迹斑斑的工具

一口气做完了我剩下的工程

我们推门回家 钉子碰断手指 却觉不出疼痛

我们悄然无声地四处走动

一会儿掀开锅盖 一会儿摇摇空酒瓶

最后在门后找出缺口的烟袋嘴

我们在工地的中央坐了又坐

我忽然从地上翻出一台破挂钟

吃力地 非常吃力地上了几圈发条

这时 我发现自己的身体被拧紧 直冒冷汗

我惊恐地坐起来  又轰然倒在地上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著作权声明 | 客户服务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